岚•默

杂,屯。

山见鹿:

所有我喜欢过的cp,最后都会背着四十米大刀过来找我。
好不容易喜欢上一对看着蛮甜的,冷得感天动地,仿佛冰箱里的蜂蜜。
单说角色,我也不擅长写一眼看到就能判断是糖是刀的东西。我不讲究糖刀二元性,虽然这样的分法很好理解,不过也比较简单粗暴。发乎于情,止乎合理,尊重角色,就很ok了。死亡和分离在我眼里都不算是什么be,死亡也可以是解脱,分离可以是放手,假如分开后俩人都能过得好好地,那不也挺值的嘛。
实际上我喜欢写到死亡,我因为对生的期待所以才会好奇死亡。在我眼里一个人生命的终止就像是休止符,短暂的间歇,间歇过后开始新一段的演奏,周围的生活还要哗哗流淌。
……说到这个,莫名想起来高中做的阅读,讲弘一法师圆寂前,写下一首诗,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问余何适,廓而亡言。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。”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。这样的归处实在好得不得了,特别喜欢。


再多说些,我喜欢留白。几句对话隐藏一大段背景故事,或者一个不那么明确的结尾,都是可以给读者想象空间的。就是准确性之外的这片空间,我觉得很迷人。
刀和糖就是一个阅读角度,同样的段落,可能别人看是寂寥,我看是宁静,别人看是热闹,我看是喧哗。单说读者和作者两边,作者想表达的情感,可能在读者眼里理解得都会有所不同;这和作者的表达能力有关系,也和读者自身理解力有关系,作者肯定照顾不到所有的读者,只能努力让自己表达的东西更符合自己的所思所想。
但是阅读角度,个人觉得最主要还是取决于文章是否立体,立体的故事可以和棱镜一样,多面看过去,多面有光彩。可以简单被一个标签定义的故事,它可能是不够丰富的。

评论

热度(90)

  1. 岚•默山见鹿 转载了此文字